老墨咖啡馆

AB站小透明up主 沉迷摸鱼

洸哥第六章同步更新完成 B站搜我即可

本章官方爸爸疯狂撒崎洸糖好么,基本就是掰开你嘴往里塞的情况了

雪成新女装巨可爱!洸洸什么都别说了发型真的拯救一切,帅到炸裂好么

关于昨天的摸鱼报道(图在2P)

追加一题:在现场,我看见了,他俩确实壁咚了,我是______(2分)

题目上下文▶▶▶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可靠自由记者报道,在楼道转角处神崎警官和某人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咿呀——被可爱的小姐壁咚了!”

“闭嘴吧你!”

▶▶▶
帽子墙壁衣服都有了!想看看还有什么脑洞哈哈哈哈哈(可能是一个无人回复的帖不过开心就好)

一个辣鸡摸鱼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可靠自由记者报道,在楼道转角处神崎警官和某人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咿呀——被可爱的小姐壁咚了!”

“闭嘴吧你!”

迪士尼头饰真好看。本来想给神崎老狐狸画米老鼠,但觉得帽子君比较重要。
加班 颓废 摸鱼[困] 今晚继续笼庭的知更鸟B站直播

★★★谢谢布丁味的山姜!!的超链接教程!!loft的链接我也会搞了!!感谢党和人民(啥

传送门:
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在线眼红
喝咖啡小插曲1.5
你知道得太多了2.0

哇啊啊啊我学会创建文集了!以后在B站看的小饼干可以“翻下一章”

感觉还是蛮酷的

不过loft怎么加下一章的链接我还不会QAQ

神崎X新村洸同人-你知道得太多了2.0 傲娇黑客口是心非

你知道的太多了2.0

传送门:
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在线眼红
喝咖啡小插曲1.5
你知道得太多了2.0

本期看点:洸君身体力行演示口嫌体正直★
写虐写得高兴一不小心写多了心疼神崎★

B站的晚点发,在剪笼庭的知更鸟黑童话游戏实况,不方便频繁发动态。不过也会在这周出,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支持一下~

请食用。

※※※

“我要死了。”
.
“?!!”

惊闻此言,新村洸不由一怔。

虽说已经经历了生死游戏,也数次险象环生,但死亡对他来说还是太过突兀、沉重。

特别是一直高高在上,像猫戏耍老鼠一样捉弄他们的搜查官,突然坦然直言这样的事实,任谁都会转不过弯来。

对神崎的怀疑被鲜血染红的警服和他额头不断渗出的汗珠打消。如果说这是伪装接近自己,然后乘其不备逮捕的伎俩,那就太小题大做了。
他不该是用这种滑稽荒诞手段的人。

.
黑客大爷微微皱眉,随后看向神崎。

“你这是活该。
这就是你们肆意对待无辜者、扭曲事实、玩弄世人的报应。”

“诶——?好过分,洸君。” 神崎顶着惨白的脸和他抬杠,“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哦?之前说过我并不想这么做的吧。”

“完全没看出来。”
冷嘲热讽,嗤之以鼻。

“那么看守你和小雪成的警察,你也听他们说过「只是奉命行事」吧?”

话虽如此。

新村洸沉下脸,冷冷地道“不要再狡辩了,神崎宗四郎。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带上你的——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我倒是可以听听看。”

.
“哈……”

不行吗?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神崎竭力压抑着手臂传来的钻心刺痛,把撕心裂肺的惨叫强行咽回肚子里,屏气许久才吐出一句完整话语。

“…不是作为警部,而是作为一个男人…”

“…我向你道歉,新村洸…”

“对我之前的…不,还有小椿,我的部、咳咳……部下们的所作所为…哈……”

“对…不起啦……”

.
他咳喘中笑起来,但却笑得快活,笑得轻松。

这次神崎就是神崎,没有阴谋,没有命令,也没有欺骗和捉弄…

仅仅只有神崎宗四郎而已。

.

▶▶洸▷▷哥▶▶冷▷▷酷▶▶无▷▷情▶▶

浓浓的夜色被几束鲜亮的光穿透,像待人表演的舞台,时候一到便被精心点缀,开演好戏。

大批的警车呜呜地呼啸而过,朝某个地点涌去。

“快点……”
有人开始急了。

鸣响的声音接近,夜色也被染成不间断变换的红色和蓝色,闪得人眼花。

“快——” “砰!”

门被猛地推开。

“来了!”
.

一名警官疾步走入室内,身后跟着个白大褂的年轻人,后者手里提着个大大的白色医药箱,像是装了不少东西。

他打量着废弃大楼——从米森家借来关押霜月雪成的临时监狱——只是明明收到了求援信息,怎么看不见人?

突然。

“咔嚓。”
枪上膛的声音。

冷峻的黑客站在两人身后,端着枪偏头示意,
“把手里的武器都扔掉。”

.
“?!”

警官一惊,但见新村洸的枪口对准医生,食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另一边有几个戴着面具的人四散开来包围了他们。

新村洸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同伙了??不…不对,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早就逃走了吗??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圈套?

实在找不到可趁之机,他只好乖乖照新村洸的话去做,扔掉了手里的枪。

“唔!”枪刚落地,后颈立刻遭到一记重击,这位酱油警官就这么不省人事过去,并且在后文也就此退场。

.
▶▶心▷▷疼▶▶警▷▷官▶▶一▷▷秒▶▶

“好了,现在…我需要你治疗一个人。”
懵比逃犯→奋起反抗→持枪暴徒对医生说道。
.

医生倒是很淡定,一直冷静地看着事态变化。直到此刻被搭话居然也不慌,蹲下身拎起地上的医药箱——刚才他也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地上——跟着新村洸进入走廊一侧的房间。

留在外面放风的两人摘下面具,正是雪成和凛佳。

大片呜呜作响的声音已经远离,正朝着他们抛出诱饵的地方赶去。

多亏新村想出这么一个计划,雪成才得以脱身。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管是如今被接管了的特别搜查署还是那个奇怪的行动小队,都不会想到他们竟敢又双双叒叕折回来。

「霜月雪成突然暴起伤人,夺了我的枪打伤我后逃跑了。」

被神崎(假装无恙其实痛得半死)、新村洸(心情不知为何很糟糕)、人民记者小野寺凛佳(接受人民的愤怒吧!)以及刚摆脱束缚的霜月雪成(雪怂什么脾气都没有)团团包围,枪顶在脑袋上的看守警官,也什么脾气都没(敢)有地向总部报告着。
「但我假装昏迷偷听到他们说要去山什么的县……我受了枪伤,不便移动,请求支援!」

假人,披上雪成的衣服,塞进从门外路过驻留的载货卡车里。

一切顺利得过分。(我踏马想这个情节已经掉头发了就让他们顺利一下吧)
.

虽说暂时安全,但赶去抓捕“雪成”的警察发现被耍肯定会马上掉头,还得提防那个特别小队,逃亡组的时间并不充裕。
再者,联系不上来支援看的警察与医生也会缩短逃亡组的时间。
.

不过这个医生…

“我明白了,取出子弹花不了多少时间。联络的话就由我来和搜查署说吧——不过我是`被胁迫`的哦?这点可以确认吧?”

…这医生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怎么这么上道?

新村洸开始担心他会给神崎的手术动手脚——呸呸,谁担心那个阴险的家伙了。
.

“呀…毕竟我是一个医生啊,当然先考虑患者的生命安全。”
青年医者说着熟练地戴上手套,拿出手术刀和镊子在干净的白布上放好,转向他的病人:“会有点痛呢,神崎先生。”

“诶等等等下——没有麻醉吗?”

“没有哦。”

警匪双双逃亡之旅2.0正文 / 预告

已经肝完了!loft大概是明天发!经验告诉我写文要一鼓作气

本期看点:老墨写虐写到嗨,心疼神崎
新村大爷口嫌体正直傲娇确定
部分烧脑情节,调虎离山,写到掉头发

没有麻醉?没有哦。

— — — —8.1 更新— — — —

▶▶▶2.0正文已发 走这里超链接尝试
点我看傲娇黑客口嫌体正直

神仙!!!

ZEN:

私心一个崎洸tag,下次更伦洸
(ps:动作有参考)

[恶狼游戏]神崎X新村洸同人 警匪双双逃亡之旅1.5

B站名字是“你知道得太多了” 搜我ID即可

传送门:
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在线眼红
喝咖啡小插曲1.5
你知道得太多了2.0

前情♂提要

元警部遭人暗算只得逃亡,
现逃犯脱出生天狭路相逢。
冤家路窄,老墨抢镜,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其▷▷实▶▶并▷▷不▶▶眼▷▷红▶▶

“我要死了。”
 
回想着这句话,和说这句话的人。那人当时苍白的面容,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及被笼罩在阴影中的浅淡绿色眸子。
新村洸深吸一口气…吃完了面前炸得酥脆的鱿鱼圈。

?为什么是鱿鱼圈?

?!你们不是在逃亡吗?这种美食展开是怎么回事?

你肯定有这样的疑问。

(因为我正好在吃鱿鱼圈啦。)
老墨坐在黑客大爷对面,往单子上添了一笔,随后合上七月份的账本。

这是逃亡路上,偶然来到某间咖啡馆的众人,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插曲。

▶▶1.5▷▷的▶▶世▷▷界▶▶线▷▷

“啊,我想起来了,这附近有我的一个熟人。” 凛佳放慢车速,看着神情紧绷却流露出些许疲惫的新村洸,“我们可以去她那边休息一下。”

“你的记者同伴吗?”

“这倒不是…是在这片街区开店的朋友。”

“我们现在可都是通缉犯…” 新村洸略微皱眉,“而且也没多少时间了,任何停留都有风险。”
他不想质疑凛佳朋友的可信度,那会伤害同伴间的感情——没错,就算是素来不管不顾我行我素的黑客大爷,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也多少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尤其是——

瞥了眼在身边刚包扎完,正闭目养神的某元警部。

——被这家伙抓了这么多次,心里阴影无限大,导致新村洸总觉得每走一步都会出现意外,说不定就有大批警察埋伏在前路,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跳出来。

“没问题的。”
记者小姐信心满满地回答“我们可以在那边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装备。这里比较偏僻,监控很少,路人也不多…” 说到这里她加重了语气 “洸你从昨天开始什么都没吃吧?还有神崎先生是伤员,如果太过劳累对恢复有影响哦?”

“……”

肚子非常配合地开始咕噜噜作响。

黑客大爷叹了口气。

“去你朋友那里要多久?”
“已经到了,”凛佳踩下刹车,指向马路对过的一栋小洋楼。“就是那里。”

▶▶我▷▷超▶▶可▷▷爱▶▶

小洋楼的一层是个不知名的事务所,几个无精打采的西装男人坐在那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听见凛佳几人进来,其中一个头都没抬,自顾自地打着哈欠说“猫咖在楼上。”

小洋楼的楼梯较窄,又长。几分钟前刚被摇醒的神崎慢吞吞地走着,一脸未褪的睡意,跟在新村洸身后安静得不可思议,很难把他和抓人时阴险狡诈笑眯眯的老狐狸联系到一起。
只是这巨大的反差让洸哥完全适应不能,一步三回头地看神崎,仿佛他是个什么怪兽。

“神崎先生好像没睡醒…” 凛佳略担忧地说道“我们路上没什么时间休息,一直在不停地转移。这样对他的伤很不好。”

话虽如此,他们的时间有限,要说留在哪里睡一觉这种事根本不可能。躺下去说不定就起不来了。

新村洸停住脚步。

“…洸君?”
察觉到前面的人突然不动了,神崎投来茫然的视线。
 
黑客大爷板着脸:“你走前面。”

“诶?有什么问题吗?”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元警部一脸懵,但还是走到了新村前头,和凛佳并排往楼上走去。

到了二楼,画风一转,装修变得截然不同。纯色的油漆墙面被大片方形的糖果色贴纸取代,门上挂着猫形的牌子,还有配套的卡通地毯铺到楼梯口。边上竖着「楼梯狭窄,小心地滑」的牌子。

“凛佳!好久不见啦。”

一个瘦小的女生站在门口,微笑着朝记者小姐招手。得到朋友的回应后,她又把目光投向后方的两位客人。

“欢迎来到,老墨咖啡馆。”

≫≫≫TBC

福利:
这次我又实力抢镜!好啦不皮了qwq
1.5世界线是“你知道得太多了”1章后,2章前的一个插曲:凛佳和新村为神崎取出子弹草率包扎过后,三人逃亡之旅中途休息站。
开头的鱿鱼圈接结尾,几人来到咖啡馆后安抚了下饥肠辘辘的身体,稍作修整。主要是我正好在必胜客吃完鱿鱼圈,饭后顺手打的这篇1.5。

为了防止有小饼干漏了崎洸福利,这边再点明一下。

❶小洋楼的楼梯较窄,又长。
❷边上竖着「小心地滑」的牌子。

看出什么了吗!!洸哥怕神崎睡傻了,又有伤,脚滑直接空降回一楼!这是什么,这是爱(´;ω;`)ブワッ

那么我是徘徊在游戏区 - 剧情游戏/黑童话/有病有趣鬼畜游戏;生活区 - 猫咪/垃圾水彩的老墨,喜欢可以关注一下。

「你知道得太多了1」请戳我投稿
警部逃犯双双逃亡之旅开端

哈哈哈哈哈终于有人对神崎下手了

口戛:

深夜啦
========【崎洸】=========注意!!
虽然不算車但还是预防一下嘿嘿
依旧是狂草摸鱼
打完ep3有感

[恶狼游戏同人]神崎×新村洸-警匪双双逃亡之旅1.0

B站那边发的名字是你知道得太多了
总之搜我就能搜到

传送门:
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在线眼红
喝咖啡小插曲1.5
你知道得太多了2.0

◆◆◆◆◆◆◆◆◆◆◆◆◆◆◆◆◆◆

▶▶▶禁止转载◀◀◀

OOC文渣乱写!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色性也能凑合

^q^

※只玩到第三章,所以背景单纯:
老狐狸知道太多,洸哥逃亡路挣扎,椿姐酱油,凛佳助攻。
※OOC预警
逻辑和道理 没有。 夏娃计划 那是啥 不知道

▶▶我▷▷超▶▶可▷▷爱▶▶

“…啧。”

俊秀的青年——不如说更像个少年——此时正蜷缩在垃圾箱的阴影后面,竭力压制自己的喘息。

卸磨杀驴…也没有这么快的吧!

前脚刚抓到新村洸,还没进一步审问,上面居然就想把他灭口。
太可笑了。

虽然他是有心理准备…

收回即将跑远的思绪,神崎把注意力集中到伤口上。
那些人他从未见过,也许是为了「确保无人知晓」特别组建的队伍,连特别搜查署也未曾得到半点消息…看来时间甚至在恶狼游戏之前。

从他们毫不犹豫地袭击自己,紧接着马上对搜查署的成员发布的那套说辞看来,是得到了详细的命令。

小椿自然不会相信他突然和罪犯串通,成为“黑名单”上的一员。但她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多少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得等待时机和他取得联络。

为什么要做到这份上…?

神崎感到愤怒,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本就生得稚嫩的脸鼓成一个包子,简直像只萌炸了的仓鼠。

如果老墨在场肯定会一边大喊医疗兵快奶我一边倒地不起。

还好自己预感不对先行躲闪,不然子弹打中的就不是手臂,而是胸膛了。
尽管如此也没什么值得庆幸,子弹击中手臂的弹孔虽小,穿破而出造成的创洞却血流不止,整个手臂都快失去知觉。半小时内自己如果得不到医治,恐怕就要和死神见面。

前-特别搜查署最聪明阴险的警官,此时也感到了棘手。

获取治疗的方法有很多种,在身体受到重创的情况下从特别小队的搜捕中逃脱的几率却不大。至于先束手就擒,以自己持有的资料为筹码换取治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他们根本没想让神崎活着出去。

他们根本不需要神崎手上的资料。

他叹了口气,自嘲般地喃喃自语:

“嗨呀呀…真是糟——”“快!来这里!”

一个黑影突兀地出现在身边。

神崎猛地一缩身子,从衣侧掏出手枪护在身前,同时聚精会神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奇怪…数量不对。

并不像是被发现了。

▶▶我▷▷超▶▶可▷▷爱▶▶

新村洸感觉真是五雷轰顶。

要说他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脸,老狐狸绝对能进前三。
被抓,他绞尽脑汁逃跑,再被抓,再逃跑,又被抓。他已经分不清到底栽在这混账手里几次。

每一次,神崎都像是看了剧本,开了上帝视角,总是能猜到他的行动。

如果不是检查过,新村洸很怀疑神崎装了什么窃听器追踪定位在自己身上。

不然这混蛋,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黑客大爷很想骂人。不仅如此,好像有个叫老墨的家伙说很想朝神崎脸上揍两拳,洸哥觉得说得很对。

凛佳帮自己逃脱后,新村觉着很对不起她,把一个无辜的人卷进这场深不见底的阴谋。但事已至此,凛佳也不能回到正常生活了,他们只能一起逃跑。

But!!!这个挨千刀的混账又猜到了他们要去救雪成,早早埋伏在关押雪成的临时监狱。要不是新村用黑科技耍了个小手段,简直监狱豪华游,整整齐齐谁都跑不掉。

好不容易从临时监狱打滚摸爬出来,居!然!又!遇!见!了!这!个!混!蛋!

黑客大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摸着从自家厨房带出的菜刀就想给神崎白的进红的出。

“……等等,他…好像有什么不对…”

凛佳突然拦住了新村,小声地说。

新村洸警惕地瞪着神崎,却见后者脸色苍白得可怕,脸上竟无一丝血色,要不是长得可爱,都可以直接拉去演鬼——不对,呸呸呸,他一点都不可爱。

神崎倒是还有精神,放下了手里的枪笑嘻嘻地道“放心吧,新村洸,现在我没有办法逮捕你啦…

而且,我再也没有逮捕你的理由了。”

“你说什么?”
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

老狐狸收起笑容,低下头——他不笑的时候又像一只萌萌的仓鼠了,朝手臂上的伤口扬了扬下巴。

“我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