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墨咖啡馆

AB站优酷小透明up主 沉迷摸鱼
偶尔写文
主攻黑童话/解谜推理/剧情RPG/沙雕游戏
录制过实况的游戏会作一个简短介绍以供广大玩家参考

救命!听不懂方言怎么办!(双豹,奇异玫瑰)

啊啊啊啊啊我就一直说想看罗斯探员和奇异博士再续前缘!!不一样的世界同样的华福!!!

宫卿:

内啥,大概你们都知道书面英语和口语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确定只是老师这么说的)。
反正这是一个沙雕的设定啦,尼贾达卡只看的懂瓦坎达的书面语言,但是这里的方言真是让人头大2333


沙雕脑洞hhhhh,忍不住一直写妹妹。


方言部分参照的我家这边的方言,大概是看的懂的啦_§:з)))」∠)_


就这么沙雕下去吧,不管了。


————————————————————————


1.


  尼贾达卡到瓦坎达之前,一直没有思考过语言不通这个问题,毕竟特查拉说的是英语,特查拉他妹说的是英语,特查拉他前女友说的也是英语,特查拉他将军说的还是英语。


  难道不是全世界都会说英语么?


  事实证明不是的。


  但是,他从小也被他老爸逼着学会了一点瓦坎达语,至少看书是没问题的了,再说那本笔记后边有英文注释啊,这瓦英对照,字也差不多懂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书面语和口语有很大差别,有多少个地方就有多少种方言,这事儿他居然没有早考虑。


  早考虑其实也没啥用,难道还有瓦坎达方言教学老师不成。别想了,英语都没有方言教师的。


2.
  “$@#*)&:……”


  “?”


  尼贾达卡和面前的侍女大眼瞪小眼,怎么回儿?死神安排来接他的人都不提前训练一下语言的?这也太不专业了吧。


  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尼贾达卡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但是灵魂也感受得到温度的么?揪了一下脸,有点疼。


  “少耶,#$%@&*(”


  “啥?”


  “起床了?”


  尼贾达卡还在努力想听懂这个叽里呱啦的女人,特查拉的出现让他瞬间石化。自己没死?说好的让他像一颗海草浪花中舞蹈呢,这个大屁眼子。


  “谁让你救我的!”


  “瓦坎达没有海。”


  “那我把你扔下去的那个瀑布不也行?”


  “你又没说清楚。”


  特查拉一步步往床靠近,挥手叫侍女下去。


  尼贾达卡有点紧张的拿被子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等下!他为什么没有穿衣服?刚刚那个女人手上拿的是衣服?那句“少耶,该川衣裳喽”意思是叫他穿衣服?


  “你们……这还带方言的?”


  这是什么操作,为什么他之前不知道,哦之前大部分都是打戏,不需要对话。


  “瓦坎达是个与世隔绝的第三世界国家,当然有自己独立的语言。”


  “……”


  “大概要叫方言,你仔细听还是听得懂的。”


  “……”


  为什么不让我痛快的死。


 


3.


  “这个……”


  “不要动那个哟喂,撒手了你。”


  “……”


  尼贾达卡发现瓦坎达这个方言真是让人难受,说话尾音圆圆的像是在对歌……似乎下一秒就要嗷一嗓子开始和对面山头的男人尬歌。


  “莫着急,锅锅马上来喽。”


  经过好几天的荼毒,尼贾达卡已经知道苏睿说的这句话是“别着急,哥哥马上来了。”


  明明她能讲英语,这是变相折磨么?
 
  “我们可以不这么说话么,或者别让我呆在你的实验室。”


  “不行。”


苏睿终于说了一句不带任何方言口音的语言了,但是是无情的拒绝。尼贾达卡想在苏睿的实验桌上写一句妈卖批,但是看着苏睿微笑着举起的枪放弃了,惹不起惹不起。


   “幺妹儿,我来了。”


  特查拉真是带着光的男人,虽然颜色是基佬紫,但是好歹没有他妹妹那么能折腾人。尼贾达卡不想承认他心里居然有那么一丝激动。


    “嗯,把他拎走。”


    “晓得咯,出去逛逛要伐。”


  为什么特查拉也这么说话啊喂,尼贾达卡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想死,但是他知道他上一秒自杀下一秒就会被苏睿救活,小姑娘年纪轻轻会那么多干什么,真是的。


  “……”


  “别那个表情,入乡随俗,你以后会习惯的。”


  “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不让我死,随便埋哪都OK。”


  “就是不想。”


  特查拉伸手拽了一下艾瑞克的小辫子,他以前也想留这个发型,结果被苏睿趁他睡觉把头发剃了个光,从此以后就和小辫子告别了。


  别碰,尼贾达卡护住自己的头发,他这么个性的发型是谁都能摸的么,哥哥不行,表的更不行,国王,国王更更更不行。


4.
  “小弟哟,跟你说伐,这块地东西你要欢喜哪个就说。”


  “……”
 
  尼贾达卡第三次把苏睿搭在他肩上的手推下去,明明他比她大,而且苏睿故意这么说话就是折磨他,为了报毁她实验室之仇。拜托,你哥不是给你造了个更好的嘛,咱放过这件事行不行。


  这是来到瓦坎达的艾瑞克第九十二次想自杀。


  “好了,别欺负他了。”


  特查拉终于说了一句人话,标准的英语!尼贾达卡感激涕零的靠了过去,这种不要花三分钟听懂再花三分钟消化理解别人说话的意思的感觉真是好。


  特查拉看着靠过来的艾瑞克勾了勾嘴角。


  “入乡随俗嘛,迟早得教会他。”
 
  苏睿翻了个白眼,行行行黑脸都是我唱的,你也不白。这种变相刷好感度的方式真是,让人想打架。


  “阿哥,要这个伐。”


  “……”


  “……”


  翻了两秒白眼的苏睿马上转移了注意力,跑远了然后又跑回来,手上多了一朵花,当然是布做的,瓦坎达的气候不可能有这么大花瓣的花,但她是冲着尼贾达卡说的。


  被喊哥哥好像应该高兴呢……


  但是这个花……


  艾瑞克表情复杂。


  他表妹不是喜欢他吧,虽然他又魅力又强壮还聪明,但是三代以内直系亲属不能在一起的啊。


  不过如果她对自己讲正常的英语可以考虑做朋友啦,对小姑娘什么的还是不要太绝情,谁让他这么温柔呢。


5.
  持续思考怎么委婉拒绝的尼贾达卡下一秒就知道自己多虑了,因为苏睿只是觉得他的小冲天辫上面适合插一朵大红花。


  呵,妹妹。


  收回小时候对老爸说的那句我想要个妹妹的话。


  特查拉说苏睿插的位置不正,替他抽出来换了个比较正确的位置。


  ……


  呵,哥哥。


6.
  尼贾达卡再次心情复杂。


  因为他的手被握在特查拉的手里。


  国王和他表弟手牵手逛街?这绝对是个大新闻吧。但是特查拉只是一句怕他迷路就代过了。


  在瓦坎达,估计我上厕所都能直播吧。只要苏睿想这么干,尼贾达卡腹诽。他可能是活在苏睿的阴影下太久了,他觉得特查拉把他安排在苏睿旁边就是想告诉他:你敢有小动作分分钟弄死你。


  “不开心?”


  特查拉还以为没有苏睿在,尼贾达卡会逛的开心点。


  “我……”


  这个手,你能松开么?


  尼贾达卡没有真的说出来,比起被送回去学方言,牵个手算什么。


  被学习方言支配的恐惧使他不敢反抗特查拉。


  特查拉特地给他请了瓦坎达语言(方言)教师,贴心的让人感动。几天学下来,他的舌头都要打结了,倒是那个和他同事过的什么罗斯学的挺好的。可以说是学的很像正宗瓦坎达原居民了。


  但是尼贾达卡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逃课的机会,所以他和特查拉出来逛街的次数比吃饭还多。
 
  等下,国王真的这么闲的么?


7.
  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罗斯探员扶着下巴,看着来找他探讨兄弟相处之各项事宜的尼贾达卡。


  其实他没有兄弟也没有什么好给这个曾经的杀人狂提供的经验,而且这个小金钱豹似乎经过关爱之后没有那么暴躁了。


  “我也不晓得哟,他不是对你不错蛮。”(我也不知道,他不是对你不错嘛)


  “……你再这个腔调说话我就杀了你。”


  “学的太好能怪我伐,你八四听得懂咩。”(学的太好能怪我么,你不是听得懂么。)


  “……”为什么只有你的还带翻译?


  大概是同事之间的关爱吧。
 


8.


  “学的怎么样了?”


  特查拉照例在尼贾达卡上课的时候出现,在他暴走的边缘把他拉回来。


  强行镇定讲课的老师泪流满面,这个活他觉得他真的干不来。


  “不咋地,快要疯咯。”


  完了,他不会正常的说话了!


  尼贾达卡满头的小辫子都要竖起来了,他居然说话也是这个味儿了。完了完了,世界要毁灭了。


  一旁的老师抹了一把辛酸泪,这大概算成功了吧,他可以功成身退了吧。


  “噗。”


  特查拉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又长又卷的睫毛颤啊颤。


  尼贾达卡很郁闷,心情极度复杂。


9.
  罗斯捧着咖啡,悠哉悠哉的看着面前金色圆圈里的人。


  “我来接你了。”


  红色的披风无风自动,甚至翘起边和他挥了挥,罗斯友好的和披风招手。


  “……”


  斯蒂芬怀疑下一秒他的披风就要倒戈换主人了。


  “回去?”


  奇异博士伸手,期待着罗斯把手放上来。


但是罗斯一直没有说话,斯蒂芬怀疑他在因为自己来晚了而生气。


  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


“我不晓得要怎么嗦英语咯,拐不回去……”
 
“……”


 
 
 

评论

热度(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