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墨咖啡馆

AB站小透明up主 沉迷摸鱼

辞了职,走在街上,突然很冷。

繁杂的事务都断了联系,再也没有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也没有一股脑冒出的邮件。所有的沉重的、讨厌的东西都一瞬间消失了。

该是很轻松的局面,但又有些茫然。
像断了拴绳的船,挣脱束缚,却不知道该去哪。

得到的时候觉得沉重,丢弃又害怕这种轻松。

围墙外面的人想进来,围墙之内的人想出去。

大概这就是人吧。

评论(3)

热度(3)